您好,欢迎来到澳门美高梅|美高梅网站网址!
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新闻 >
热点新闻
中兴员工坠楼罗生门
时间:2018-05-23 19:38    作者:美高梅官网    浏览:

中兴程序员高坠死亡:有多少劳动争议待厘清?  

工人日报 | 2017年12月23日 09:34

 
中兴的中年危机:部分业务关停并转 营收仅为华为1/5  

中兴的中年危机:部分业务关停并转 营收仅为华为1/5

  “中年危机”:中兴的焦虑 部分业务“关、停、并、转”,营收体量仅为华为1/5 陈佳岚 12月10日,中兴通讯旗下子公司——深圳中兴网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兴网信”)42岁的员工欧建新从深圳中兴南山区高新南四道中兴通讯研发大楼坠亡,一时间舆论四起。 新华社对此发文称,该案件背后的一个事实不容忽视,即近年来IT行业从业者的“中年危机”日益凸显。《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在员工坠楼事件背后,中兴通讯似乎也面临着“中年危机”式的焦虑。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中兴通讯原总裁史立荣的弟弟史立功一直为中兴网信的掌门人。部分员工认为,中兴通讯存在“内部派系斗争”“家族化味道浓厚”“子公司靠母公司输血”等问题。而在最近一年多来,手机销量下滑、大裁员、频繁换帅等诸多问题也一直袭扰着中兴通讯。 “派系斗争”争议 欧建新坠亡后,其妻子丁女士在网络发文称:“12 月 10 日上午九点多,欧建新走之前说:‘我们公司有内部矛盾,我很可能成为牺牲品’。”此前,中兴人事部沟通称以N+1方式补偿欧建新,欧建新并不满意。 此外,欧建新对每股2元的股权回购价格也并不满意。丁女士称,欧建新之前了解到,去年离职的员工股份转让价为4元多,而其所持股权被强行压低到每股2元回购。 对于上述质疑,中兴网信向本报记者回应称,目前公司经营活动一切正常,并无所谓的大规模裁员计划。但对于欧建新所涉及的部门是否有压缩、裁减员工的的动作,中兴网信方面并未给予记者回复。而中兴通讯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中兴网信的确在缩减编制、优化人员结构。“我们内部可以看到(消息)。”目前,公司已禁止私下谈论该事件。 王华(化名)是欧建新的大学同学,两人先后在华为、中兴通讯工作。目前,王华已经从中兴通讯离职,他告诉本报记者,去年他和欧建新见面时,欧建新就曾表示过由于“派系斗争”有想离开的想法。 “裁员是这个事情的诱因”,王华表示,派系斗争在三年前就有,不是直接原因,“裁员激发了这个过程。”在他看来,欧建新所在的部门主要是研发面向企业级的防火墙产品,其所从事工作的技术难度并不高,压力也不大,在中兴工作了6年,工作表现很好。他认为欧建新不会因为工作考核质量不达标被裁。 另外,王华向记者表示,中兴内部存在采购返点等问题,其猜测称,“我同学可能知道这个内幕”。 “这家公司不好混” 公开资料显示,中兴网信于2009年成立,是由中兴通讯投资控股的全资子公司。 “这种小公司前提是依靠母公司输血的,里面的人都是沾亲带故的子公司。”王华向记者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史立荣曾任中兴通讯总裁,业内普遍认为,史立荣会接替侯为贵执掌中兴通讯,但在2016年4月,史立荣宣布“下台”,不再担任总裁一职,但仍是董事会成员。记者通过工商登记信息系统查询发现,史立功现任中兴网信总经理、董事。 中兴网信官网信息显示,该公司主要提供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方面的业务,主要涉及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环保、城市运营、信息安全、智慧旅游、行业应用等产品方案。欧建新生前所在的部门主要涉及中兴网信防火墙设备项目。 记者了解到,智慧城市主要涉及智慧信息通讯技术(简称IICT技术),目前包括华为、浪潮、IBM、BAT(百度、阿里、腾讯)等都对此项业务有所涉及。 另据ICT行业不愿具名的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虽说ICT行业属于朝阳行业,一个项目就是几十亿、上百亿元规模,但该行业公司仍处于高营收、低盈利状态。 一名业内人士向记者介绍,目前该行业市场不景气,受政策影响,部分项目订单合同拿不到。但中兴通讯的员工向记者表示,中兴在智慧城市解决方案方面的业务做得还不错。 当本报记者以求职者身份询问中兴网信内部情况时,该员工却直言:“中兴网信这家公司不好混。”据该员工介绍,中兴每年都会有末位淘汰制度对人员进行考核、精简。 另外,记者了解到,作为一家拥有32年历史的通讯设备商巨头。在近年来全球通信网络建设放缓的大市场下,中兴通讯经历了频繁的人事调整。 2016年4月,执掌中兴通讯30年、担任董事长12年的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退休,史立荣辞去总裁一职退居二线,赵先明接任董事长兼总裁。今年3月,殷一民接替赵先明出任中兴通讯董事长一职,赵先明继续担任总裁。4月,同时负责终端事业部的执行副总裁曾学忠辞去中兴通讯职务。 短短一年间,中兴通讯频繁的走马换将也让业界看得眼花缭乱,部分中兴通讯员工直言,这多少对中兴的发展产生了一些影响。“你也知道我们公司这两年领导层换得很快,换了一拨又一拨,子公司基本上和这些高层领导都有关系,可能有些瓜葛。”一位中兴通讯员工向记者表示。 与华为差距拉大 如今,在整体IT行业不景气的情况下,中兴通讯在近年来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其与华为的差距正在越拉越大。 据中兴通讯公开的财报显示,2016年净利润亏损达23.6亿元,较2015年的32.07亿元相比下降了173.49%。是上市20年来的第二次亏损,为了应对危机,中兴通讯计划在2017年聚焦主营业务、强化市场,对不符合公司战略发展方向或者投入产出较低的业务进行“关、停、并、转”。 据中兴通讯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其营收贡献最大的是运营商网络业务、占比近六成,其次是消费者业务占比达三成,政企业务只占6.97%。运营商网络业务主要包括:无线网络、有线网络、核心网、电信软件系统与服务等产品和技术服务。 中兴通讯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中兴无线产品业务最为重要,盈利能力也不错,其他产品差别不大。 在终端方面,根据IDC数据显示,中兴2016年的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与2015年相比衰退了36.5%,中兴手机2015年销量为5600万部,但中国区仅贡献了1500万部。中兴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和品牌知名度已经跌出前十。2017年,中兴手机虽在美国、欧洲等海外市场份额有所上升,但在中国市场却被边缘化。 此外,昔日与中兴通讯并驾齐驱的电信设备“老对手”华为,早已将中兴通讯甩在了身后。王华表示,2000年的时候,华为的体量不到中兴的2倍,但到了2016~2017年,华为是中兴的5倍。“别人越跑越快,它越跑越慢”。 公开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兴通讯营业收入达到540.1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09%,华为2017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283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5%;二者营收体量相差5倍。[详情]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交通指南

联系我们:

地址:
邮箱:
电话:
  • 关注我们 :